?
主頁 > 奇幻城娛樂app >

堵非標融資渠道,委貸回歸本源——解讀《商業

發布時間:2018-01-15

作者:任澤平 事件:銀監會近日發布《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銀監發[2018]2號文,對于委托貸款業務中委托機構、資金來源、資金用途等項目做出明確規定,旨在彌補監管短板、加強風險管理、服務實體經濟。

解讀: 1. 總體判斷:為金融去杠桿及三三四檢查落地舉措,封堵非標融資渠道 《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主要從三個方面規范商業銀行委托貸款業務,分別為委托人資金來源、商業銀行責任及資金用途: (1) 委托人方面,《辦法》首次提出商業銀行不得接受委托人為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和經營貸款業務機構的委托貸款業務申請,資金來源方面禁止受托管理的資金及銀行授信資金等,封堵了以往銀行分支行、銀行理財、券商資管及基金子公司通過委托貸款進行放貸的模式。

(2) 受托人方面,《辦法》加強銀行風險隔離,要求委貸業務與自營業務分賬核算,隔離風險,并且銀行不得在委貸業務中充當主動角色(包括確定借款人、決策貸款項目、確定擔保人、墊付資金等)。

(3) 借款人方面,對于資金用途做出負面清單管理,不得投向國家禁止的領域和用途,房地產、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融資渠道進一步受到封堵。

此次《辦法》是對2017年三三四檢查及金融去杠桿的落地舉措。

辦法出臺之前,沒有專門制度對于委托貸款業務進行全面、系統的規范。

此次辦法將有效填補監管制度空白,防止監管套利,促進金融有效服務實體,縮短實體經濟融資鏈條。

我們認為通過《辦法》,委托貸款將全面回歸本源:資金來源方面回歸委托人自有資金。

銀行作為受托人回歸中介職責,禁止涉及匹配資金資產、承擔信用風險等主動行為。

借款人資金用途回歸一般性生產經營,杜絕套利、違規流入限制行業等行為。

在金融去杠桿大趨勢下,《辦法》進一步封堵非標投資渠道。

結合資管新規征求意見稿,非標投資在公募產品下受到限制,在私募產品中受到較為嚴格的期限管理,而此次銀監會委托貸款管理辦法進一步封堵非標投資通道,在委托貸款資金及資產方均禁止資管產品涉入。

在現存監管政策體系下,預計未來非標融資需求有向信托回流可能性,結合近期銀信業務55號文,未來非標融資通過信托機構開展,仍需提高信托的主動管理能力,繼續觀察后續監管落地情況。

在多項監管政策封堵非標的背景下,預計非標融資需求轉標將是未來一大發展方向,ABS、收益權等在交易所或銀登中心等交易機構掛牌的標準化資產將是解決非標融資需求的重要手段。

2.歷史回溯:表內授信額度受限、資金投向受限及資本金約束下,委托貸款快速發展 央行在2000年《關于商業銀行開辦委托貸款業務有關問題的通知》中將委托貸款定義為由政府部門、企事業單位及個人等委托人提供資金,由商業銀行(即受托人)根據委托人確定的貸款對象、用途、金額、期限、利率等代為發放、監督使用并協助收回的貸款。

商業銀行開辦委托貸款業務,只收取手續費,不得承擔任何形式的貸款風險。

在2014年《關于規范委托貸款統計相關事宜的通知》提出委托人范圍為政府部分、金融機構、企事業單位及個人。

在銀行表內額度受限、資金投向受限及資本金約束下,委托貸款操作靈活度高,能夠規避部分監管指標,委貸業務實現快速發展。

從2005年起,委托貸款年平均增速達26%,截止2017年12月,委托貸款余額達13.97億元,占存量社融規模達8%,除銀行貸款及債權融資外,為社融投放第三大重要渠道。

2016年央行MPA考核體系中,將委托貸款增速納入宏觀審慎考核體系中,對系統性重要銀行、區域性重要銀行以及普通機構要求委托貸款增速與目標M2增不超過20bp/22bp/25bp。

MPA考核于2017年落地后,委托貸款增速明顯持續下滑,但存量保持高位。

3. 剖析委托貸款套利模式:主動匹配、繞道放貸、企業套利、投向不合意 在委托貸款快速發展的背景下,銀行主動匹配資金方及資產方、繞道放貸、企業通過委托貸款套利、投向不合意等模式開始出現,委貸業務逐漸偏離本質,投向國家限制行業及領域,影響國家宏觀政策導向。

(1) 銀行充當主動角色,承擔風險。

委托貸款業務中較為常見的方式為銀行主動匹配資金方及資產方,提供一定擔保,并且在委托方或借款人資金不足時墊付資金,承擔一定信用風險。

而《辦法》明確規定銀行作為受托人的權利及義務,禁止代委托人確定借款人、參與委托人的貸款決策、代委托人墊付資金發放委托貸款、代借款人確定擔保人、代借款人墊付資金歸還委托貸款等行為。

(2) 銀行通過委托貸款規避表內授信限制。

具體方式包括:銀行委托其他銀行同業通過委托貸款實現放款,規避貸款額度限制。

銀行理財作為委托主體,通過委托貸款向實體經濟放貸。

以及銀行通過券商資管等通道向實體經濟放貸。

而此次《辦法》正式禁止委托人為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和貸款經營機構的情況,封堵銀行等金融機構通過委托貸款投資非標、繞道放貸的行為。

(3) 企業通過委托貸款套利。

具體方式包括資質較優的企業通過銀行獲得信貸資金,轉而通過委托貸款渠道投向資質較差的企業,提高貸款利率,賺取利差。

企業通過其他渠道獲取低廉的債務性資金,通過委托貸款渠道投向借款人,賺取利差。

此次《辦法》通過規定資金來源,禁止受托管理的他人資金、銀行授信資金及其他債務性資金等通過委貸方式放貸套利,縮短實體經濟融資鏈條。

(4) 投向限制行業。

存量委托貸款底層資產投向沒有統計數據公布,從券商資管定向通道及基金子公司通道公布的底層融資方向來看,表內信貸限制的地方融資平臺、房地產等均為表外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券商資管計劃中兩者合計占比21%,基金子公司通道兩者合計占比46%。

此外部分工商企業內仍包括國家兩高一剩限制行業。

而《辦法》明確禁止委托貸款投向生產、經營或投資國家禁止的領域和用途,以及債券、期貨、金融衍生品、資產管理產品等領域。

4. 存量影響有限、增量回歸本源,非標融資需求走向觀察后續監管落地 (1)通過《辦法》,委托貸款將全面回歸本源:資金來源方面回歸委托人自有資金。

銀行作為受托人回歸中介職責,禁止涉及匹配資金資產、承擔信用風險等主動行為。

借款人資金用途回歸一般性生產經營,杜絕套利、違規流入限制行業等行為。

(2)在金融去杠桿大趨勢下,《辦法》進一步封堵非標投資渠道。

結合資管新規征求意見稿,非標投資在公募產品下受到限制,在私募產品中受到較為嚴格的期限管理,而此次銀監會委托貸款投資管理辦法進一步封堵非標投資通道,在資金及資產方均禁止資管產品涉入。

在現存監管政策體系下,預計未來非標融資需求有向信托回流可能性,但結合近期銀信業務55號文,未來非標融資通過信托機構開展,仍需提高信托的主動管理能力,繼續觀察后續監管落地情況。

(3)在多項監管政策封堵非標的背景下,預計非標融資需求轉標將是未來一大發展方向,ABS、收益權等在交易所或銀登中心等交易機構掛牌的標準化資產將是解決非標融資需求的重要手段。

(4)據《證券期貨經營機構資產管理業務2016年統計年報》公布,券商資管定向通道中約1.75萬億投向委托貸款,基金子公司通道中約2.18萬億投向委托及信托貸款,銀行理財、私募基金等暫無數據。

《辦法》未對委托貸款業務設置過渡期,我們預計存量業務將采取到期不續作方式逐步壓降規模,新增業務需達標。

而對于存量業務中違反《辦法》操作規定的部分業務,預計將有銀監會或派出機構限期整改。

風險提示:金融監管力度超預期 (作者公眾號:澤平宏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責任編輯:

文章轉載自:http://business.sohu.com/20180115/n528138286.shtml

版權歸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本站刪除。感謝您的支持理解!

Copyright © 2002-2011 奇幻城游戲官網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主頁

网上电玩金蟾捕鱼